没见过金鱼头阿

失忆伪装病患者3

七月的黑兔子:

*现代架空校园paro


*校霸x学霸


*突发的脑洞,无聊啰嗦慎入


*人物ooc预警,慎入


*是坑





3





现在佐助的心情糟糕到极点。


 


鼬敲完键盘,转过椅子扶了扶眼镜,镜片折射的冷光和他本人一样平静,而这份平静正是佐助所恼怒的。书房没有开空调,在本就令人火大的情况下鸣人还像只小鸡仔黏在佐助身后,双手死死捏着佐助的衣角,眼睛有些害怕和鼬对视。


 


“哥哥没有骗你,佐助。”鼬的口吻温淡,“以鸣人目前的状况来看,因为是偶然性原因失忆,那么他恢复记忆的契机在很大程度上也可能是偶然的。也即是说,现在我们没有能够强迫他立刻恢复记忆的方法,只能等。”


 


“一个人失忆了会连性格都变得面目全非?”


 


会从一个大老爷们变成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佐助认为自己有足够的理由怀疑鸣人到底是失忆还是变性,又或者只是这家伙一贯的恶作剧?脑子虽然有些纠结,实际上他正面无表情“啪!”的一声打开鸣人企图抱住他胳膊的手,被打的人立刻委屈地盯住他,却碍于他冰冷的脸色不敢吭声。


 


“也有这种特殊情况。”


 


“特殊是指……”


 


“就鸣人的情况来看,似乎不仅仅是失忆,性格大变,好像也有点失智。”


 


“这倒无所谓。”佐助冷淡地叹气,“这家伙本来也没什么脑子。”


 


真是刻薄的话语啊,是不是应该好好开导一下他呢。本着兄长的责任心,鼬最终还是戴上滤镜将弟弟的这份刻薄转变为傲娇与别扭,但他又有些愧对鸣人。


 


“佐助,”所以他决定帮鸣人说话,“不管怎么说,你和鸣人从小一起长大,你有认真考虑过吗,你们之间的关系真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仔细回想一下,小时候哥哥没能来接你放学的时候,是谁陪你一起回家的?”


 


“啊,所以那个时候哥哥为什么没能来接我放学?”佐助又“啪!”的一声把鸣人想要攀住他肩膀的爪子给狠狠拍开了,同时冷眼瞪过去,像主人训斥犯错的金毛。


 


“佐助你好凶啊我说……”鸣人埋下脑袋小声嘤嘤,明显更委屈了。


 


鼬很同情嘤嘤的鸣人,但现在他不得不转移话题:“那你再想一想,小时候你被恶狗追,是谁帮你把那条恶狗吓跑的?”


 


“有这回事?”


 


“是谁在你忘带便当的时候把自己的午饭分给你吃的?”


 


“有这回事?”


 


“是谁……”


 


“够了,鼬。我不喜欢凭空捏造的东西。”


 


直呼兄长大名,佐助的语气像铁一样。现在鼬可以肯定,佐助一旦想失忆,效果会比鸣人还糟糕。


 


“那哥哥再问一句,如果现在是你失忆了,而且变得非常黏鸣人——不要急着否定,猫被捏了尾巴也没你这样炸的——如果真是这样,你觉得鸣人会怎么对你呢?他虽然嘴上讨厌你,但我们都知道鸣人其实是个善良热心的孩子,真有那个时候,他肯定会帮助你的,而不是像你现在这样,整张脸都写着嫌弃。”


 


“我哪有?”被鼬这样说,佐助有些心虚,脑袋也不悦地偏到旁边,“而且如果是我遇到这种情况,这家伙绝对会开派对庆祝的。”然后趁我对他百依百顺的时候对我做各种恶作剧,再用手机拍下来,等我恢复记忆了又可以用丢人的照片威胁我。


 


宇智波鼬从弟弟微黑的脸色中看到了他的心理活动,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反而忍不住笑了。


 


“才不会啊我说,”鸣人终于鼓起勇气小声反驳了,仍然委屈巴巴望着佐助,“佐助失忆了我心疼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去开派对啊,所以说佐助你现在是真的失忆了吗?”


 


“失忆的是你啊白痴吊车尾的。”


 


鸣人眼里明显有了受伤的情绪,他小声嘟囔,以佐助能够听到却又听不清楚的音量抱怨着什么。


 


“你在说什么?”


 


“什么都没说,我好得很呢,才没有因为佐助的嫌弃想哭呢——呜。”


 


佐助额角青筋暴起,这家伙……


 


“我什么时候嫌弃你了?”但他还是耐着性子问鸣人,有点奇怪,连他自己都觉得意外。


 


“那为什么总是对我凶巴巴的!在鼬哥哥面前就这么乖巧听话,对我就是一脸爱理不理的样子,明明我才是佐助的恋人啊!”


 


“鸣人君,怎么说呢,”鼬悠闲地转着笔杆玩,眼里莫名掠过精光,“佐助在身为兄长的我面前温顺乖巧听话可爱一点那是应该的,毕竟我们是独一无二的兄弟。再纠正一点,你不是佐助的恋人哦,哥哥我还没有好好考核你一番呢。”


 


“鼬你闭嘴!”


 


眼看鸣人泪花花都在眼里打圈圈了,佐助终于忍无可忍朝鼬吼了出来。当然这并不是为了鸣人,而是为了他那张已经烫得发红的薄脸皮。


 


鼬的调侃明显是故意的,佐助抓过鸣人的手就出了书房。他们匆匆下楼,碰到正要准备晚餐的美琴,抛出一个外出散步的理由,在美琴“别玩太晚了,记得回来吃晚饭哦”的叮嘱中就飞速逃离了家门。


 


现在佐助不得不接受鸣人真的失忆了这个事实,但其实更让他纠结的是鸣人记忆的错乱,若要他顺从鸣人,就算是暂时假装成为恋人,但并不知道鸣人究竟什么时候能够恢复记忆,这确实是件令人火大的事情。


 


更重要的,如果这家伙恢复记忆后想起自己在他失忆期间作为恋人的表现,自己会被狠狠嘲笑吧,小佐助竟然傻到真的陪一个失忆的人玩恋爱游戏什么的……绝对会被嘲笑的!


 


“佐助……”


 


现在他们已经在公园外的街道上了,鸣人怯怯喊了佐助一声,不明白佐助一路拉着自己走这么快做什么。


 


公园里树木清新的味道让佐助稍微镇静下来,才发现被自己牵着的手已经汗津津的。两人停在喷泉池旁边,他松开鸣人的手,严肃盯着鸣人的眼睛,打算和鸣人认真地谈一谈。


 


“吊车尾的。”


 


“在!但是不要这样叫人家啦佐助,叫我鸣人嘛,或者鸣酱也可以~”鸣人脸上出现一抹娇羞的红。


 


不,镇静点佐助,你要相信自己的控制力,在外行凶是犯法的。


 


佐助深深吸了一口气:“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成为恋人的吗?”


 


“佐助你忘了吗,幼儿园的时候你就答应要和我结婚的,那个时候的佐助超级可爱的说,还会穿红红的小裙子……”


 


“好了我明白了。”佐助冷淡地截断话,“你真的喜欢我吗?”


 


佐助佩服自己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句话,反而鸣人的脸又腾的一下红了。


 


“喜欢……”


 


“声音好小。”


 


“喜欢!超级喜欢啊我说!”


 


天有些黑了,公园的路灯全部亮起,这个时间段已经有不少情侣出来散步,鸣人那句话音量很大,一些挽着男友手臂的女孩子硬是拽着男友停在了原地,准备围观这场令她们回味起初恋味道的好戏。怪谁呢?怪宇智波佐助走哪儿都能引起围观的一张脸?怪漩涡鸣酱高高大大的身材,身上那件橙白相间的运动衫遮不了胳膊也遮不了小腿,强韧的肌肉曲线就这样在路灯下暴露出来,又引起部分可疑生物的围观。再加上他脸上可疑的红晕,女孩们很合理地肯定这个大男孩应该是在告白。


 


听得到周边细碎的讨论声,还有某些可疑女子闪得像灯泡一样的眼睛,佐助皱起眉,感到不自在。


 


但他很满意鸣人的顺从与服帖。


 


“那从现在开始你要记好,我们只是恋人,并没有到你想的要结婚的地步。”


 


“诶?为什么?!”


 


“因为你现在正处于考察期,考察过关才能和我结婚,明白了吗?”佐助一本正经地冷着脸,实际只希望脚下能立刻出现一道地缝让他钻进去。


 


“考察什么的……”


 


鸣人委屈的眼神看起来像是要抗议。但佐助显然不会给他任何抗议和反驳机会。


 


“考察的第一点,听话。你能做到吗?”


 


“当、当然能做到啊我说,佐助的话人家都会听的!”


 


“第二,不准和别人说我们之间是恋人关系。”


 


“诶?为什么呢?!”


 


鸣人这次涨红了脸,但是是因为不满。


 


“你还遵守第一点吗。”佐助只用第一点来压他。别开玩笑了,就凭自己和鸣人的人气,如果真放任他一张嘴去乱说,到时候岂不是全校都要看他们的笑话了吗?


 


鸣人的脸一瞬间就焉巴巴的,像失宠的小狗。那双蓝眼睛里恍过难过与委屈,好半天他才憋出话:“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惹佐助不高兴了……知道了我说,为了佐助,我会好好保密的。”他的声调听起来充满了失落,隐隐触动了佐助心中柔软的地方。


 


佐助准备编造一个善意的、并且一本正经的谎言:“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什么。只是我是学生会的人,若是带头谈恋爱,你让学生们怎么想?”


 


“学生会的人就是有特权谈恋爱啊。”


 


“你对学生会有什么误解?”佐助无视鸣人的嘟囔,又继续刚刚的话题,“还有第三点,不准对我摸摸碰碰的。包括牵手、拥抱这些,除非是我自己主动。”


 


这一点让鸣人彻底炸了:“不能亲亲不能抱抱,那还算什么恋人啊!”


 


本来就不是恋人啊。佐助腹诽。


 


“所以你急什么?我不是说了吗,如果是我主动就可以。”


 


“佐助你——”鸣人的表情突然变得泫然欲泣,“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和其他人交往啊?!所以才对我……”


 


“你胡说什么啊混蛋!”


 


佐助毫不客气赏了鸣人一个爆栗,鸣人立刻蹦了起来,委屈得要死。但就在他捂着脑袋呜呜哇哇的时候,一个篮球突然从他耳边呼啸着擦过了。


 


咚——!


 


篮球落地又滚了两圈。


 


佐助脸边甚至还有被球带起的凉风。


 


这个突然冒出的篮球成功地把鸣人吓着了。谁也不想自己在好好走路聊天时会差点被一个篮球砸中,无论是小孩子胡乱踢球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个举动很危险。


 


听到后面传来篮球砸地时的碰碰声音,佐助回过身去,眉已经蹙起。


 


刚刚两个人都只专注对方,并没有发现身后的街头篮球场。这个篮球场是被规划在公园内部的,球场很宽,但两边的树挡住了大部分路灯的灯光,因此场地看起来有些暗,现在这个时间点要看清篮球框和白线都有些吃力,只有树叶的阴影落在边上沙沙的响。


 


“哟,这不是漩涡鸣人嘛。”


 


傲慢的声音从球场传出,一个黑影拍着篮球往他们这边过来了。鸣人连忙拉住佐助胳膊,小声问:“佐助,这个人是谁呀?”


 


“不知道。”


 


气氛有些紧绷。出现在眼前的高中生脸上有奇怪的紫纹,狭长的眼睛像刀子一样瞥过佐助和鸣人,他终于不再拍篮球,而是顺势将球带起,又用一根手指转着篮球玩。


 


“哇……”


 


“不准哇。”


 


在鸣人眼睛即将蹦出金光的那一刻佐助及时地下了命令。他的声音冷淡又平静,惹来勘九郎一声嗤笑。


 


鸣人还是忍不住在佐助耳边小声感叹:“佐助他好厉害啊~”


 


转个球就厉害了?佐助冷哼一声,只想揪住这个大白痴去把他自己以前的比赛录像带全部看个遍。


 


“怎么,木叶高校的金色猎豹,”勘九郎直接盯住鸣人,“既然今天都撞上了,有兴趣来一场吗?”


 


“诶?”


 


“反正一个月后你们木叶高校和我们砂之高校的都会举行联谊赛,在这之前热热身也好啊。”


 


砂高的学生?确实,佐助虽然不认识勘九郎,但球场上另一个还在练球的人他是认识的。他的视线挪到被暗色包裹的场上,猫一样灵活的运球,狮子一样凶猛的进攻,一眨眼那黑影就绕过两个妨碍者蹿到了三分线外,急停跳投,


 


哐——!


 


标准的三分球。


 


“我爱罗,休息一下。”旁边抽烟的女生扔了一瓶矿泉水给在球场上的人,同时往这边看过来。勘九郎意味深长地笑了,有些轻蔑地抬起下巴,重新盯住鸣人,


 


“怎样,来吗?”


 


“来什么呀我说?”


 


鸣人完全不懂勘九郎的意思,只能迷惘地眨巴着眼睛。宇智波终于想到今天宁次和他谈的话,现在他才记起这个重要的事情——鸣人失忆了,性格也变了,那他还能打篮球吗?身体的经验肯定不会那么轻易就被忘却,但关键在于,这家伙的篮球技术会不会也忘得一干二净?


 


“要吃晚饭了。”


 


余光瞥到那个抽烟的女生正往这边过来,佐助只冷淡地飘出一句话。他当然不会允许鸣人接受这种莫名其妙的挑衅,这个白痴笨蛋一百次打架有九十九次都是被别人挑衅的,还有一次是他主动挑衅别人。


 


所以现在应该庆幸鸣人失忆又性格大变。他完全没有感觉到勘九郎的挑衅,只是跟在佐助屁股后面雀跃出声:“耶!回家吃饭咯~今晚超想吃拉面的我说,佐助你说会有拉面吗?”


 


“吵死了,闭嘴。”


 


“搞什么啊这家伙。”勘九郎不屑地挑眉。刚好手鞠过来时与佐助正面相对,那双漂亮又锋锐的碧色眼眸刻意在佐助脸上扫过,她忽然就笑了:“挺酷的小哥嘛,要和我约会试试看吗?”


 


这话让刚刚还在兴奋的鸣人一瞬绷紧神经,立马抱住佐助胳膊,不高兴地冲挡了道的手鞠嚷出声:“看什么看啦你!不准你看!”


 


手鞠吸了口烟,又一眼瞥过鸣人:“漩涡鸣人,一个月后的联谊赛,期待你和我爱罗的对决……可别让我们砂高失望。”


 


“别告诉我你对这家伙抱有什么期望,手鞠。”后面勘九郎的讽刺声又传来,“这家伙压根就是个胆小鬼而已,什么金色猎豹,躲在这个冰箱小白脸的后面屁都不敢放一个。”


 


“冰、冰箱?!你凭什么这样说佐助?!”鸣人一下气势汹汹转过身去,勘九郎发出兴奋的冷笑,似乎就等着他冲过来,佐助却一把拽住鸣人的胳膊。


 


“鸣人,回来。”


 


“什……”


 


“忘了我刚刚说的第一点了吗?”


 


“才不要啊我说!”鸣人气冲冲甩开佐助的手,“我说了会听佐助的话,但我也绝对不允许别人说佐助的坏话!佐助才不是冰箱什么的!明明是那家伙在胡说八道,为什么……”


 


“做不到的话就分手。”佐助声音突然一凛,冰冷的眼神瞥过去。


 


这完全不像开玩笑的样子顿时让鸣人从头凉到脚,还没说完的话全卡在喉咙里,不敢再多说一个字。佐助想他和鸣人会走向分歧不是没有理由的,鸣人总这么叽里呱啦,总这么蠢呼呼的容易被挑衅,做事不经大脑,还爱感情用事……所以才说是个笨蛋吊车尾的。


 


现在鸣人难过又忍耐地看着佐助,脸上写满不甘心,但佐助并不管他,转身就走。


 


“佐助……”


 


在怕被凶和怕被丢下两种情绪的纠结中,鸣人终于有些慌乱地追了上去,不再理会身后的人。


 


“漩涡鸣人,你不敢吗?”勘九郎这时又轻蔑地笑了,甚至刻意提高音量,“都说木高的太子爷又勇又猛,今天看来只是小怂货一个啊。”他期待鸣人会被这种拙劣的激将法激怒,毕竟木高的太子爷是出了名的暴脾气,一言不合就开打已经是家常便饭。


 


但好像——这次鸣人真的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可恶,这混蛋……!勘九郎冷哼一声,在鸣人喊着佐助的声音中脸色渐渐变得难看,但只安静了一秒,他突然举起篮球,直接朝四米外的鸣人的脑袋砸过去。


 


碰!


 


被恍如刀锋的眼神瞥过时勘九郎一愣。


 


宇智波佐助的反应超出了他的预料。他回身的同时就单手挡在了鸣人脑后,那颗篮球狠狠砸中他的手臂,然后被弹落在地。


 


看着地上慢慢滚远的篮球,鸣人愣了一秒,顿时变了脸:“佐助你没事吧?!”他的脸几乎因为愤怒而扭曲,重新瞪住勘九郎,眼里已是怒火滔天,“无缘无故拿球砸人!你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啊我说?!想打架吗好啊来啊!我有很多兄弟才不怕你啊我说!”


 


勘九郎冷笑一声,耸耸肩表示自己毫不在意:“不好意思,我们砂高有定点投球的训练,刚刚只是不小心眼花把你的脑袋认成了篮板而已。”


 


“开什么玩笑啊你这家伙!你是瞎子吗我说?!”


 


“是这样吗。”佐助忽然出声了,他冷静地盯着勘九郎,薄唇吐出冷淡犀利的话语,“我还以为砂高的篮球队有多厉害,原来就只是会用篮球打人的水准?”


 


“你……”


 


“勘九郎,闭嘴吧。”


 


更为冷沉的声音终于从暗色中传出,我爱罗冰锐的目光投了过来,他还坐在场地中央,擦汗的毛巾就搭在脚边的篮球上。


 


“吵死了。”


 


短短三个字充满了压迫感,勘九郎脸色一变,还想说什么但只能闭上嘴。佐助的目光这时又从勘九郎身上转到我爱罗身上。


 


“球场上从来不缺会打嘴炮的人。”他说得平静,却带着冷傲,“一个月后,联谊赛上见。”


 


说完就拖着鸣人离开了。


 


现在换手鞠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慢慢吐出嘴里的烟雾:“勘九郎,帮我查查这小子是什么人。我喜欢。”


 


“哈?”


 


“还有,以后对他客气点。”


 


勘九郎脸色像吃了蟑螂一样难看,恶心地嘁了一声:“果然女人都是只看脸的生物。”


 


回家的一路上两人都沉默无言,佐助本就话少,鸣人想开口又怕惹怒他。从佐助嘴里说出的“分手”两个字对他来说杀伤力太大,于是他一路都保持着小鸡般的乖巧与安静,直到佐助突然转身,他只埋着脑袋看路差点就撞上佐助的脸。


 


“佐、佐助,干嘛突然停下来啦我说?”


 


“吊车尾的,”佐助已经恢复到平常那种不冷不淡的口吻,这让鸣人心底悄悄松了口气,“你刚刚说你有很多兄弟?”


 


“哎?”


 


佐助突然挑挑眉:“你怎么知道?”


 


“那是因为,”鸣人无辜地眨巴眨巴眼,“今天在学校里,有个家伙喊我老大,还说很多兄弟都等着我回去……我看他们都很好的说,这难道是假的吗?”


 


是瓜怂那家伙说了什么吗?佐助啧了一声。


 


回家后吃了晚饭,鸣人“合情合理”留在了宇智波家过夜。趁鸣人被美琴留在客厅里问东问西,佐助回到房间,给鹿丸拨了个电话。


 


“嗨咯,这里奈良。”


 


只听声音都能想象到这家伙一副懒躺在沙发上的模样。


 


“是我。宇智波。”


 


“真是难得啊佐助,你竟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是鸣人出了什么事吗?”


 


佐助喜欢鹿丸的直白。聪明人和聪明人的对话总是简短直接的,当然他并不会把今晚的事情告诉鹿丸,尽管他已经下定无论如何也要在一个月内帮鸣人恢复记忆的决心。


 


“我想请你帮忙,有关下个月我们学校和砂高的篮球联谊赛……”


 


“这个宁次今天也和我提过了。老实说我并没什么把握,因为鸣人失忆后我们并没有测试他到底还会不会打篮球。如果他还记得怎么打那再好不过,但如果不记得的话,那就很糟糕了。鸣人是我们的主力,目前校队的后补人员里还没有一个能够全面顶替他的小前锋,就算从正式队员里抓人,但小李,牙,志乃,佐井,他们都有各自的位置,真要凑数的话,最后也只是拆东墙补西墙。”


 


“……”


 


“而且这次砂高出了匹黑马,你去看过砂高和雷高的比赛肯定也知道,雷高的奇拉比和鸣人可以说是实力相当,当初雷高和砂高搞联谊赛,结果奇拉比惨败在那个我爱罗的手下……我也反复观看过他们的比赛录像带,只能说奇拉比的失败不沾任何运气成分,全是实力问题,我爱罗是个很强也很危险的对手——这也是近两个月来我们篮球队每天都加量训练的原因。”


 


“这样吧。”佐助斟酌了一下,“从明天开始,我叫鸣人过来和你们一起训练,我也会盯着他的。”


 


“这样最好是没错啦,可你不是还有剑道部和弓道部的活动吗?这样耽搁自己的时间没什么问题吗?”


 


“我会请假的。也没办法了吧,学校和学生会都很重视这场联谊赛。”


 


“啊,这是肯定的,毕竟去年和砂高搞篮球联谊赛,木高的学长们败得很惨烈。但我现在就怕鸣人那家伙笨手笨脚的,要是真的连一些技术性问题都忘了的话,大概我会想杀了他吧。”


 


“佐助助助!”鸣人突然从门外冲进来,大概是美琴的问话终于结束,他太过兴奋,一把就从后面抱住时隔半个小时没有见到的恋人。一股火热隔着衣料迅速传了过来,佐助手机没拿稳差点掉地上,立刻回头瞪鸣人一眼:“我记得我才说过,不能随便碰我?”


 


鸣人连忙慌乱又委屈地松了手,但还是忍不住凑近他。


 


鹿丸那家伙绝对听到这边的动静了,不然手机里怎么会传来“噗”的一声笑,佐助粗暴地挂掉了电话。


 


他回身瞪着鸣人,忍住想要将那颗金毛脑袋狠狠蹂躏的冲动,一言不发地拿了睡衣准备洗澡。


 


“佐助……”


 


“别跟来。”


 


“可是我想说……”


 


“不许说。”


 


鸣人又焉了下去。他抱过放在床头的小恐龙无聊地坐在床上,等着浴室里的水声结束。但没过一会儿就听到美琴在下面喊:“佐助,鸣人,鹿丸酱来了哦——”


 


鹿丸酱什么鬼啦,阿姨。奈良拿着课本满脸黑线上了楼,然后看到探出门口的金发脑袋,那双蓝眼睛正好奇地盯着自己。


 


“鹿丸酱?”


 


“没有那个酱啦。我是你的同学奈良鹿丸,今天才在学校见过面的,刚刚发现你的数学课本塞我书包里了。感谢我吧,大晚上不辞辛劳地给你送过来。简直麻烦死了。”


 


鸣人连忙接过数学课本,说了声谢谢。这声谢谢听得鹿丸浑身不自在,不自觉地抖了抖肩膀。


 


“对了,佐助呢?”


 


“在洗澡呢。”鸣人话一出口就变了脸,连忙把门拉上将鹿丸挡在门外,“不许偷看!”


 


谁会偷看啊,鹿丸无语了。


 


“对了鸣人。”他突然想到什么,冲鸣人眨眨眼,“你知不知道你以前是篮球部的?下个月我们篮球部和砂之高校有一场联谊赛哦。”


 


鸣人奇怪地拧眉:“我怎么会加入篮球部?我压根不会打篮球的说。”


 


就知道是这样。鹿丸无奈地叹口气。


 


“可能是你自己报了名又忘了吧。事实上,下个月比赛的对手很棘手,所以我们希望从明天开始,你每天都能来部里参加训练。”


 


“才不要呢!放了学就是我和佐助的二人世界了,干嘛还要管你们篮球部?”


 


“这可是和学校荣誉相关的。”


 


“学校每天布置那么多功课,”鸣人啪嗒啪嗒地翻着数学书,“讨厌死了哼,才不要为了学校去比赛!”


 


“你的队友也在等着你回来。”


 


“我啊,压根就不记得有什么队友!”鸣人用铮亮的眼睛瞪着鹿丸的死鱼眼,“其实就是你们自己还是单身狗一条,见不得我和佐助在一起,所以才想法设法想要把我和佐助分开对吧?我知道佐助可不是篮球部的!”


 


为什么这家伙对宇智波的事情就记得这么清楚?鹿丸忍住头上暴跳的青筋,“其实是这样的,”他干咳两声,准备编造一个善意的、并且一本正经的谎言,“我们校队和砂高的校队曾经有过一些不愉快的摩擦,砂高的主力是个非常狂妄自大的家伙,好像叫我爱罗来着,那天我们队员在外面吃东西的时候碰上了他,他很看不起我们队员,还声称自己很喜欢佐助,手里握有上百张佐助的私人照,和木高比赛也完全是为了到木高来看佐助一眼……这件事本来我们没有放在心上,结果谁想到昨天砂高的球队教练找到我们的教练,说要和我们打个赌,”


 


很好,鹿丸看到那双蓝色眼珠已经蹿出火了,


 


“如果这场比赛木高输了,佐助就要和我爱罗交往,并且转校到砂高……”


 


“不!可!以!我绝对不允许的说!!!”


 


像头暴躁的狮子,鸣人气愤得将手里的恐龙当做我爱罗的脑袋,双手“啪!”的暴力一扯,线头崩坏,绿恐龙就变了形。


 


“吊车尾的……”


 


一个冷淡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他身体一僵。


 


刚洗完澡拉开门就看到可怜恐龙的佐助,现在浑身都散发着令鸣人和鹿丸都感到恐惧的暗黑气场。



tbc.

评论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