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见过金鱼头阿

失忆伪装病患者4

七月的黑兔子:

*7.3贺文


*现代架空校园paro


*校霸x学霸








4








风和日丽的一天开始了。


 


一大早一辆自行车就“唰!”的冲进木叶校门,正进校门的女孩们无一例外被这道强劲的风掀起了裙子,没人看清到底是哪个缺德的家伙骑这么快,男生们飞速扫过女孩裙下各色各样的小可爱,女生们则捂住裙子咿呀咿呀的叫,一边诅咒那该死的自行车下一秒就爆胎,一边为自己第一次裙底风光没能送到喜欢的校草眼底而恼怒。


 


自行车急停在高中教学楼外的偏径上,佐助一脚刹车,又飞速扫过四周青葱的林木,发现没有人后才松口气。后座鸣人紧紧抱着他的腰,早就因为他过猛的飙车速度而头晕眼花。


 


“佐助、你干嘛骑那么快……”现在鸣人只觉得胃子里的早饭都要吐出来了。


 


“闭嘴,吊车尾的。”佐助白他一眼,“我之前的话你当耳边风了吗,要被人看出什么就杀了你。”


 


鸣人身子一抖,佐助又看了眼时间:“快上课了。下车。”他提起自己的书包,鸣人也连忙拿过自己的书包,“佐助,等等我啊我说——”


 


校园清晨的铃声响起,阳光渐渐覆上教学楼。


 


和平时一样,在全班女同学充满爱意的目光下,校草自带背景音乐走进教室,他身形端庄脊梁挺直领结打得潇洒校服穿成外挂——只有漩涡鸣人知道这个宇智波早上起床时那一头桀骜不驯的炸毛,像被野猫挠过似的杂乱无章。同样在全班男同学或许期待或是挑衅的目光下,校霸自带龙卷风……不,今天是微微的粉红风儿吹进男生的眼中,校霸抱着他那看上去异常沉重的书包,气喘吁吁双颊泛红地朝自己的座位小步小步挪过去了。




一边挪还一边用那双wink~wink~的蓝眼睛和同学们问好:“大家早上好的说~今天也请多多关照鸣酱啦~”


 


宇智波佐助自动屏蔽了这句话,他那位正在喝酸奶的同桌却一口奶喷了出来:“这家伙,听篮球部的说他失忆了?真的假的?!”


 


“我勒个去,老大你和那群娘们儿眨什么眼睛??”


 


“哈,看来木叶的太子爷要退【马赛克】位了。”


 


“扯什么犊子,老大永远是老大,你算哪根葱?!”


 


男生们发出义愤填膺的声音,只有同为篮球部的牙和志乃等人,要么沉默,要么恨铁不成钢地瞪着还在给女孩子们比心心的鸣人。




“雏田酱今天的蝴蝶结好可爱哇!”鸣人一眼看到雏田,雏田顿时从脸红到脖子,连忙低下脑袋紧张出声:“谢、谢谢鸣人君……鸣人君今、今天也很帅气!”


 


“多由也酱今天的造型也超级可爱!”


 


“井野酱今天的马尾超像马尾啊我说!”


 


“这家伙是想和那群死八婆成为闺蜜?”佐助已经坐下,水月的目光还瞄着鸣人,一面随手将酸奶盒扔向窗外的阳台,一面忍不住露出一个夸张的嫌恶表情,“啧啧,副会长大人,我可以举报有人深深地伤害了我的眼睛和耳朵吗?他以为他是向日葵还是小蜜蜂啊?”


 


“鬼灯水月,乱扔垃圾,违背校园纪律扣一分素质学分。”佐助拿出抽屉里的“死亡名单”。


 


“卧槽!大清早的你还有没有人性!”


 


“对同学用语粗鲁,破坏校园文明,再扣一分。”


 


“尊敬的副会长大人,”水月顿时咬牙切齿地瞪着他,“学生会里有个家伙每天都要从我这里收刮n个小番茄,请问这算败坏学校风气吗??”


 


“行贝有学生会成员,再扣5分。”




佐助面不改色地在同桌名字下做好记录。原本扣分这种招人讨厌的事情属于他手下某个小弟的工作,只不过这个小弟昨天开会时把这“死亡名单”给他过目,后来他走得急顺手就将它和其他资料一起带走了。嗯,看来今天还得找空还回去。


 


“马上要上课了,漩涡同学,请立刻回到座位。还有鬼灯同学,请不要那样张牙舞爪地对着副会长大人,这很不敬。”三班的班长大人君麻吕是个很严肃的男生,刻意提高声音提醒鸣人和水月。水月顿时翻个白眼冷哼一声,鸣人连忙弯腰,满脸歉意:“对、对不起的说,我马上回座位——”


 


不得了了。角落里的瓜怂流下了黯然的眼泪。这要放以往,君麻吕这样说撑死也就能得到鸣人一个白眼,最后还是得靠宇智波同学拿出学生会副会长的气势来“请”他老老实实坐回座位……但现在,看到老大乖巧得像条狗一样和君麻吕点头时,瓜怂终于懂得了“狗眼不识人”的内涵。


 


随着最后一道铃声响起,教学楼的走廊里只剩下老师们匆匆走过的身影。旗木老师一如既往踩点跨进教室,一如既往带着他的棒球棍和教科书,懒洋洋和大家打招呼:“各位,早上好。”


 


第一节数学课就这样开始了。




当炎夏知了像白痴那样吵个不停,每位老师的课上往往都会有那么几阵肆无忌惮的呼噜声与之伴奏。当然,旗木老师并不是一般的老师。首先他长得帅——尽管他总是戴着口罩,但这并不妨碍女生们从他罕见的银发和修长白皙的手指上幻想他是一个美男,因此上这位老师的课女生们绝不会打瞌睡。其次由于他是班主任,并且他的每节课就算忘记带教科书也不会忘记带棒球棍,所以男生们上他的课同样不敢放肆。


 


但今天出现了一点意外状况。


 


“漩涡同学。”


 


漩涡同学的眼睛正往外涌着粉红小花花,上课已经十分钟了,他还维持着双手托腮的迷醉模样眼睛眨也不眨看着宇智波同学。


 


“漩涡同学。”


 


卡卡西刻意提高声音,他把棒球棍提起来撑在讲台上,难得一向懒洋洋的模样看起来有了几分精神。


 


“在、在的说!”鸣人终于回神,站了起来。


 


“宇智波同学的脸有老师的黑板好看吗?”


 


“诶?”


 


鸣人迷茫地眨巴眨巴眼睛。


 


“老师是在问,宇智波同学的脸有写满了老师真迹的黑板好看吗?”


 


卡卡西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题让佐助的太阳穴隐隐跳动,这一比较让男生们发出了讽刺的嘘唏声,女生们倒是起了不小的抗议,


 


“老师什么比喻啦?宇智波君的脸当然比老师的黑板好看呀。”


 


“老师干嘛这样针对鸣酱,谁都有走神的时候,看宇智波君可以缓解疲劳嘛。”


 


“对啊对啊,我有时候也会偷看宇智波君,又不是只有鸣酱这样。如果老师在宇智波君的脸上写下这些讨厌的公式的话,我发誓我全都能记住的——但我也绝不允许老师在宇智波君脸上乱来!”


 


佐助的女子团显然对旗木老师的发言感到不满,并且由于刚刚上课前鸣人的热情赞美,她们已经和鸣人达成一线,认定这么可爱这么wink~wink~的鸣酱应该成为她们的一员——至于以前那个爱打架爱惹是生非爱找宇智波同学麻烦的漩涡鸣人?对不起,女子团表示并不认识。


 


“但是,老师觉得这太伤人了啊。”卡卡西平淡地看着女生们,“上次的小考鸣酱的数学只差100分就能满分了哦。老师认为他如果能再努力一点,拿到满分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这样一说女生们就安静了。


 


“所以鸣酱,在数学成绩如此优秀的情况下,你怎么还能在从未担忧过你成绩的数学老师的课上,一直向宇智波君发射爱的光波呢?”


 


爱的光波??男生们噗噗地笑了,鸣人脸色涨红,埋下脑袋。




卡卡西这时收到佐助像凶器一样飙来的眼刀。


 


“旗木老师,3分钟已经过去了。”这个宇智波冷冷提醒,“3分钟足够你讲解10道数学题了。”


 


“嗨嗨。”


 


一下课同学们就哄作一团,佐助飞了个眼神给鸣人,鸣人连忙跟上他,两个人一起拐进旁边空无一人的音乐室。


 


“你是笨蛋吗?上课干嘛一直盯着我看??”


 


“痛痛痛——嗷!嗷!”


 


被佐助暴力地摁住金毛,鸣人哇哇大叫。


 


“对不起——佐助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盯着你了我说!我就偷偷地看……嗷!”


 


“你还敢偷看?!”佐助气不打一处来。明明说好的要保密,但如果鸣人一直这样,就算这家伙嘴上不说,只要眼睛没瞎谁都能看出他们之间存在着什么不可告发的秘密。


 


所以说……这家伙根本就是故意的吧!就算要求他不准说出来,没想到他能竟然表现得这么露骨!


 


“我也想好好上课啦,都怪佐助太诱人了,还不准人家说……!”鸣人眼泪都冒出来了,佐助终于松开他的脑袋,阴着脸突然冒出一句话:


 


“期末考如果考不进年级前百的话,就分手。”


 


“前百?”鸣人好像有点没反应过来,晃了晃脑袋,怯怯地问,“那,那我现在是多少名啊?”


 


“723名。”


 


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鸣人会这样想吗?当然不会。他的眼里又突然飘出粉红小花花,一朵一朵“啵”地砸在佐助脸上,两人的背景顿时变成了粉红时空,一瞬间佐助的眉毛拧成蝴蝶结,眼睛也瞪大,有些懵懵地承受着那些含情脉脉又感天动地的粉红花花。


 


“助助,你看我考个名次都是爱你的形状……”


 


“哟,鸣人,你也来洗手间啊。”


 


鹿丸刚洗完手就撞上正要进来的鸣人,一眼看到他脸上的巴掌印,顿时痛彻心扉的啧啧一声。


 


“笑笑笑笑什么啊我说?!有什么好笑的!”鸣人气呼呼地走到洗手台边,拧开冷水,冲刷着自己才承受了佐助威力非凡的一爪子的脸。


 


鹿丸大概能猜中佐助发火的理由,但他很同情这个宇智波的一点是,经过瓜怂的宣传,现在全校都已经知道他在和鸣人交往的事情(尽管女子团认为这只是造谣),只有他自己对此浑然不知。


 


他颇为感叹地摸摸鸣人的脑袋:“好啦,不笑你了。记得下午来篮球部训练。”




“不要老是和我说这件事!真的烦死啦我说!”


 


真是的佐助干嘛这么暴力!好痛嗷——鸣人揉着自己气鼓鼓的脸。


 


走出洗手间的鹿丸却望着蓝天感叹地笑,今天的木叶依旧风和日丽呢。


 


一天的课很快在蝉鸣中结束,木叶高校即将迎来放学时刻。当佐助以“学生会很重视下个月的联谊赛,所以副会长特意前来督促这一个月篮球部的训练活动”这样一个无比正经的理由来到篮球部的训练场地时,看到的是场地楼道两侧一排排黑压压的人头。鸣人唯唯诺诺跟在他屁股后,那些人一见到鸣人,立刻高举旗帜,整齐地大喊出声:“老大加油——老大威武——老大最棒!”




旗帜上当然是他们老大的大名,小弟们为了陪老大训练可是做足了气场。而且瓜怂事先就敲着他们的脑袋一一警告过他们,现在宇智波佐助不是敌人了,必须要像尊敬老大那样尊敬他,把以前的不痛快全都忘掉。所以,


 


“嫂子你好——嫂子威武——嫂子最棒!”


 


男子汉们雄浑的咆哮音回荡在整个训练场,佐助脸一黑,旁边的鹿丸手一抖差点没拿稳手里的水瓶。


 


“你把他们叫来的?”


 


“不,我怎么可能……”


 


看着宇智波冒着寒气的脸,奈良觉得解释也没用了,只能在心底给瓜怂死死地记了一笔账。




“佐助君!欢迎你来参观我们的训练!”将外套随意扎在腰上,明媚得像朵波斯菊的女生冲佐助眨眨眼,发出爱的光波,“要好好看着我哦!”她甜蜜地一笑,随即拍着手走进场内,示意篮球部的队员们集合,“好了,各位!现在我来说一下我们今天的训练任务。”




今天教练有事临时没来,球队经理井野和鹿丸将监督队员们完成训练。篮球部特意向学校申请了比赛专用场地作为训练场,因此训练的场地十分宽敞,两边还有观众席。佐助在长椅上放下背包,见鸣人还有些愣头愣脑的站在原地,估计是被他刚刚那帮兄弟的气势给吓着了,“吊车尾的,站在这里做什么?”他忍住一脚踢过去的冲动,“还不过去?”


 


两边的小弟立刻安静了,全都以严肃的目光目送老大走进球场。


 


“鸣人君,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和鸣人并不在一个班的小李立刻感动得冲过来拥抱。但鸣人非常羞怯地推推他:“可能我们曾经是很好的朋友,但还是不要这样抱人家啦……我男朋友就在那边的说。”


 


“饶了我吧……”牙真想找两团棉花塞进耳朵。


 


“感觉有好戏看了呢。”只有佐井笑得像只狐狸。




井野大概说了一下今天的训练内容。无论是正选和候补,首先全体队员都要到操场负重跑10圈。佐助没有跟着鸣人去操场,他和鹿丸一样坐在训练场外的长椅上,从背包里拿出事先装好的学生会需要处理的一些资料和报告,翘起腿握着笔,安静地看了起来。


 


他看得认真,直到队员们已经跑完10圈,直到场内已经响起篮球砸地的咚咚声响,直到耳边传来鹿丸绝望的咆哮声——


 


“你为什么老是要用你的脸去接球?你和你的脸有什么过不去的地方吗??让它帅帅的不好吗??”


 


“一直抱着球跑,你生怕裁判是瞎子看不到你违例?!”


 


“卧槽你往哪儿投!那是别人的篮板!”


 


“运球运球!你给我回来!球呢???”


 


果真是运个球。


 


佐助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鹿丸的死鱼眼瞪那么大,他脚边已经放了七个矿泉水的空瓶,脖子也完全涨红。可惜罪魁祸首还在场上傻乎乎地找那颗早就滚到垃圾桶旁边的球。


 


“我的天,他真的是忘得一干二净了。”井野皱起好看的眉,“鹿丸,这样下去可不行……他连最基本的运球都不会了。”


 


“不,最基本的拍球也不会吧,更别说控球了。”牙吐槽。


 


“鸣人君……”小李也有些痛彻心扉地望着已经抱着球回来的鸣人。


 


“要不试试投篮?”佐井提议。


 


鹿丸闭了闭眼,已经口干舌燥得不想说话,但还是点头。


 


佐助这时放下资料,双手环肩看着佐井和鸣人讲解投篮的规则,鸣人一边听一边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然后走到三分线外。他抱着篮球,举起双臂,姿势倒是有模有样。


 


咚——


 


“篮筐在哪里?重来。”鹿丸已经心如死灰了,就算看着鸣人将球投到离篮板有八米远的右边观众场上,死鱼眼中也没有任何波澜。


 


“小李的脑袋可不是篮筐。重来。”


 


“志乃的脑袋也不是篮筐。重来。”


 


“篮板就在你的正前方,我真的很好奇你为什么能面向它投出完全相反的方……”鹿丸仰起头,看着自半空落下、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黑影。


 


啊,这家伙果然麻烦死了。


 


嘭——


 


“鹿大!鹿大!”瓜怂撕心裂肺地大喊。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喂!鹿丸你没事吧?!”井野连忙跑过来,看到发小直接栽到在椅子上,安详地闭着眼,鼻血正源源不断往外流。


 


“快快快!把鹿大送去医务室!”


 


几个小弟连忙七手八脚地把鹿丸抬起来,往训练场的通道狂奔。剩下的小弟们全都傻了眼,看着还站在球场中央的老大。鸣人也有点不知所措,眼睁睁看着鹿丸被抬走,明显是被吓着了。


 


场内一时安静下来,井野呼出一口气,大概是看出鸣人有些难看的脸色,她特意跑过去拍拍鸣人的肩膀,冲他笑笑:“没事的啦,鹿丸只是中暑了。那家伙从小就这样,一到夏天就容易中暑。”


 


“老大——加油——”


 


“老大——加油——”


 


“老大——加油——”


 


训练场里突然又响起加油声,小弟们在上面挥舞着旗帜,眼睛铮铮发光充满能量。鸣人仰头看着小弟们,虽然如此,他明显能够感受到身边几个队友的失望,这些候补队员一直教他拍球、运球,最开始还热情满满,但面对鸣人始终没有进步、甚至可以说超级糟糕的表现,失望和不耐的情绪也就流露出来。


 


谁都不会想到,曾经被称为金色猎豹的漩涡鸣人在球场上也会有如此糟糕的表现,忘记了他曾经的篮球技术,连身体经验似乎也所剩无几。不仅如此,现在的他更像一个运动白痴,不管怎么教,接收得都非常迟钝。


 


牙大概想说点鼓励的话,却被佐井按住肩膀。佐井冲他摇摇头。


 


现在鸣人的表情看起来很难过。


 


他吸了吸鼻子,转过脑袋,像只失落的小狗茫然地寻找能够给予他慰藉的主人。最后他的目光定在一处,看到佐助坐在椅子上,也看着他,漆黑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波澜。但越是安静的眼神,反而越令人感到沉重。


 


佐助君……大概也失望了吧。连井野也这样想。


 


“没关系。”佐助却很平静地出声了,“慢慢来就是了。”


 


他看得出鸣人眼睛都要红了,也看得出有几个候补队员明显的不满。但他并不希望鸣人被这样的情绪影响,所以现在鸣人只要看着他,听他的话就好。


 


“佐助,嘤——”


 


佐助叹口气,心里也莫名一柔,“不准哭,大白痴。”但他还是用命令的口吻提醒对方。鸣人连忙呼哧呼哧两下擦了眼泪,抽咽着,小李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替他鼓气加油:“继续练习吧,鸣人君。”


 


佐助也不会说过多安慰的话。他一向不喜欢安慰人或者被人安慰,他很清楚,被人质疑的时候,实力才是堵住这些质疑的唯一方法。尽管鸣人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并非他本人所愿就是了。


 


夕阳渐渐没入地平线。


 


时间一点点过去,眼看快到学生会的会议时间,佐助终于收了笔。他抬头看了眼仍然在球场上笨拙地运着球的背影,提起背包起身。


 


“你要走了吗?”井野问。


 


“一会儿回来。”


 


“可万一你走了,鸣人就不肯练习了怎么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一下午的训练,鸣人在球场上时不时就要回头看佐助一眼,好像只要佐助坐在那里看着他,他就能一直训练下去。所以井野挺担心佐助一走鸣人会不会也跟着溜了?


 


“他敢。”但佐助只是这样说。


 


正好一个学妹从二楼通道出来,对着下面的佐助喊:“宇智波学长!日向学长叫你提前五分钟到会议室!”这一喊,上面的小弟全都听到了,佐助正准备收拾东西离开,结果回头就看到黑压压的一片冲了下来。


 


“嫂子!你不能走!”


 


“我们老大现在全靠你撑着了!”


 


“嫂子不要走——呜!”


 


佐助蹙起眉,刚挪动步子就被一个小弟堵住。立马又有两个小弟一左一右上前,后面的人全都涌上来,就像蚂蚁围住食物,一堆人将佐助围得水泄不通,看似苦苦哀求,但更像刻意不让佐助离开。


 


鸣人似乎没注意到这边的情况,被几个队友晃来晃去,看起来他早就头昏眼花了,一个劲在原地转悠。小弟们有意堵住佐助,只有井野有些恼怒地拉开这群人:“干什么啊你们?都给我让开!”


 


“不让!嫂子不准走!”


 


“就是!嫂子走了谁给我们老大打气!”


 


佐助眉心一跳:“我说你们……”虽说能够理解这群家伙的心情,但这未免也太霸道了吧!


 


小弟群中有个小弟叫强硬,这时冒了出来,特别强硬地挡在了佐助前面,又特别强硬地握起了拳头:“嫂子!别怪兄弟们说狠话!你是大哥的人,就应该在这里一直支持大哥!我们才不管什么狗屁学生会,今天除非我们大哥说结束,不然你哪都不准去!就算训练结束了,你也得跟着我们大哥走!然后要陪他吃晚饭!还要陪他睡觉!”


 


瓜怂连忙拉住强硬:“文明用词!怎么和嫂子说话的!”


 


强硬的头发早就剃得精光,特别有流氓味道,这个时候还特意鼓起了胳膊上的肌肉,把拳头竖在佐助面前,瞪着佐助始终无动于衷的脸:“看到这砂锅大的拳头没?喊你一声嫂子是为了我们大哥!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嘭——!


 


训练场的玻璃门突然被人暴力踢开。


 


两列身穿跆拳部制服的漂亮姐妹们威风凛凛地走进训练场,为首的一头辣椒似的鲜艳红发,以睥睨众生的目光扫视着场内所有小弟,踩着高跟鞋剁剁剁的朝这边来了。


 


那高跟鞋的跟儿锋利得简直像杀人武器。


 


瓜怂脸色一变,突然瘫了下半身。


 


“漩、漩涡香椒?!!!”


 


小弟们猛然吓白了脸,集体纷纷后退、一直退到墙边退无可退,惊恐万分。只剩一个傻了眼的强硬还留在佐助身边。


 


红发女生扶了扶眼镜,怜爱的目光在强硬脸上扫过:


 


“小强硬,你那小馒头一样的拳头是要秀给谁看呢?”


 


“强硬啊————!!!!”




躺在医务室里的鹿丸耳朵没有由来的一震,怎么回事,好像听到瓜怂的哀嚎了?是在喊强硬吗?


 


算了,管他呢……自己只要好好躺在这里装死,直到今天的训练结束就行了。


 


嘭——!医务室的门口突然被踹开,鹿丸连忙闭上眼,老实躺平。


 


“医生!快救救强硬!”


 


瓜怂和几个小弟抬着强硬冲进来,然而一进门才发现医务室里并没有人,只有空荡荡的风吹着窗帘。“医生!医生你在哪里!”瓜怂红着眼咆哮。


 


“那个……”里面一个床位的帘子突然被拉开。鹿丸虚弱地伸出脑袋扫视过外面的情况,“强硬怎么了?”


 


“鹿大!”瓜怂立马眼泪汪汪地冲过去。


 


几个兄弟连忙把已经不醒人事的强硬抬到鹿丸旁边的空床位上,鹿丸一眼瞥到强硬那打了马赛克糊得不能再糊的下半身,顿时觉得惨不忍睹,啧了一声:“怎么搞的?”


 


“碰上漩涡香椒那娘儿们了!”一个小弟咆哮出声,一边咆哮一边抹眼泪,“一个碎鸡爪就把我们强硬打成这样!”鹿丸从这个小弟晶莹的眼泪中看出了他对漩涡香椒的恐惧,等等,漩涡香椒?


 


“你们对佐助做了什么?”


 


瓜怂立刻把脑袋甩得像拨浪鼓。但在鹿丸逼视的目光下,一群小弟最后还是说出了事情全部过程。


 


“麻烦死了,所以说你们去招惹佐助做什么,啊?”


 


“我们只是想……”


 


“想什么?!”鹿大陡然加重语气,严肃地训斥着瓜怂,“今天只来了一个漩涡香椒你们就偷着乐吧,要是另一个也来了,篮球部就是被血洗的节奏!就算你们想为鸣人加油,但也不能不顾全体兄弟的性命啊。懂?!”


 


“懂、懂了……”瓜怂流下了委屈的眼泪。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那娘们儿在我们的训练场上大开杀戒,兄弟们倒了好多,幸好嫂子看不下去了,强行让她带着她的女子团离开了……嫂子果然对我们是真爱!”小弟眼里冒出敬仰的光。


 


鹿丸顿时一巴掌糊过去,发出“啪!”的一声响:“现在知道是真爱了??你们拦人家的时候考虑过人家的感受吗?”


 


“对不起鹿大!我们再也不敢了!”小弟捂住发红的脸,和其他兄弟一起弯下腰齐声保证。


 


鹿丸只觉得脑瓜子都疼,都躲到医务室里了就不能让他安静休息会儿吗?“算了,医生好像去火影岩教学楼取东西了,你们现在去把他找回来,先救强硬要紧。”


 


“是!鹿大!”


 


“等等,那佐助呢?他赶上学生会会议了吗?”


 


“没有,嫂子没去了,说是反正都迟到了……不愧是我们嫂子,连日向会长的鸽子都敢放!”


 


啊啊,鹿丸已经能够想象宁次那张发火的脸了。


 


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强硬才得到了药师兜医生的救治,而这个时候的训练场——鸣人的小弟们已经不敢再留在训练场,全都伤的伤残的残灰溜溜地夹着尾巴逃了。只剩篮球部的队员一直在训练,直到有人肚子饿了,提议出去吃晚饭。井野通知大家吃了晚饭后再回训练场集合,到时队员们要一起观看砂高篮球部近一年的比赛录像带,一起分析对手的弱点。


 


所以,最后所有人都去吃晚饭了,只有鸣人和佐助留了下来。


 


鸣人还在固执地练习运球,一个人在篮球场上蹿来蹿去,精力好像永远都用不完,但好在现在他的运球已经有模有样了。佐助仍然坐在长椅上,实际上是无事可做,偶尔鸣人回过身,他就不耐烦地瞪个白眼过去,于是鸣人又能傻乐半天继续练习。


 


哼,吊车尾的。宇智波同学一边在心底嫌弃着篮球场上的金毛犬,一边又为自己这高度负责的敬业精神而感动。要不是为了学校,要不是为了学生会……他才不会为了陪这个吊车尾的留到这么晚。哼。


 


手机一震,佐助收到一条短信。来自于同为学生会成员的天天。


 


小佐助,文学部要做一个有关木高篮球部的专刊,专稿都写好了,现在就差几张人物照,听说你今天去篮球部看他们的训练了?现在还在那里吗?可以顺便帮我们拍几张照吗?这也是学生会需要伸出援手的工作之一,急用,拜托啦!你亲爱的天天姐。


 


搞什么啊,专刊的人物照可以用手机拍的照片马马虎虎糊弄过去吗?


 


佐助皱起眉,抬头盯住鸣人在训练场上蹦蹦跳跳的身影。


 


“吊车尾的,过来。”


 


“怎么啦佐助?”


 


听到佐助的声音鸣人立刻兴奋地跑过去,然后看到佐助将手机举起来正对着自己。


 


“摆个pose。”


 


“做、做什么啦我说?”


 


“叫你摆就摆。”


 


鸣人愣了愣,不知联想到什么脸上突然冒出两朵红云,随即举起两只剪刀手立在脑袋上,装作兔子的模样眨巴眨巴两下眼睛,又发出“喵~”的一声。


 


好蠢。佐助面无表情地盯他一眼,只迅速地拍下来然后看也没看就给天天发了过去。


 


“好了,你继续训练吧。半个小时后我们就去吃晚饭。”


 


“耶!吃晚饭!吃晚饭!”


 


看着鸣人雀跃地奔向训练场,佐助不得不思考这家伙一天到晚哪来这么多精力,还总是嬉皮笑脸的……


 


刺目的白光映着光滑的地板,鸣人仍然在练习运球。佐助看着他,渐渐就歪了脑袋,篮球砸地的咚咚声响越来越小,也越来越远……


 


睡意就这样主宰了宇智波的身躯。


 


几分钟后,场内训练的身影也停了下来。


 


训练场里不再有任何声响,外面的蝉鸣试图将整个校园包裹,但就是无法突破这里突然而来的安静。




鸣人单手托着篮球,偏过脑袋看着在长椅上睡着的人。金发早已因长时间的训练而沾湿,他随手拉起胸前的运动衫往脸上一抹……然后走出球场,手中的球轻轻往后一抛,准确无误地落进篮板旁置放篮球的球筐里。




现在训练场里没有其他人。




试着喊了一声“小佐助”,没有得到回应后鸣人就在长椅前蹲下。他毫无顾忌地凑近佐助,戳戳佐助的脸,发现这人睡得挺沉。纤长的眼睫安静垂着,那张脸在白炽光下更显干净清俊,佐助的脑袋乖巧地歪放在背包上,对一股灼热的呼吸喷撒在脸上毫无反应。




这家伙,还真是毫无防备啊。


 


明明约定半小时后去吃晚饭的,这样算失约吗我说?


 


啊,现在已经很晚了吧。瞄了一眼时间,鸣人直接提起两人的背包挎在肩上,随后微微低身。他一手穿过佐助背后,另一手穿过佐助膝弯,正想将人抱起,没想到对方轻微地扭了一下,那双漆黑的眸子突然睁开。


 


“哇哦——原来两人交往是真的啊!”玻璃门外的茂密草丛中,一道光闪过,将刚刚那一幕拍下,“太子爷还真是体贴啊,想就这样抱着我们的校草回去吗?诶等等??”


 


从恍惚到清醒大概也就花了两秒钟的时间,佐助无意识地揉了揉眼睛,然后对上一双清澈的蓝眼睛。


 


“佐助你醒啦,”鸣人冲他眨巴眨巴眼睛,“我还以为你要睡很久呢!”


 


“我睡着了吗?”佐助皱起眉,这个笨蛋为什么不叫醒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点了,他啧了一声准备起身,但在提过自己的背包时发现背包似乎有所挪动,他眉心一跳:“吊车尾的,你动了我的背包吧?”


 


“才、才没有的说!想要偷看佐助的数学作业什么的人家绝对没有那个想法!”


 


“你这家伙!这么快就忘了卡卡西今天说的话了吗?”佐助只觉得头疼,又叹口气,“算了,先去吃晚饭。回了家再和你算账。”


 


“好耶!终于可以吃晚饭了!”金毛犬立刻跟在他屁股后一个劲蹦跶,两人一起走出训练场,校园里已经静悄悄一片,月色正好,晚风中甚至有桂花的味道。


 


“我想吃拉面的说!拉面!拉面!”


 


“不准吃拉面。”


 


“诶?为什么——我可是超想吃拉面……!”


 


“不准吃就是不准吃。不然你一个人去吃。”


 


“才不要的说,”鸣人的语气一瞬间像泄气的皮球,“我还是想和佐助一起吃晚饭……”


 


感受到对方的妥协,佐助轻哼一声,眼底掠过一丝笑。










tbc.




一直提醒被屏蔽……最后查出来竟然只是因为一个三点水加个干字,我的天啊,为什么这个字会被屏……

评论

热度(302)